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行业新闻
冬季专项行动:不遗余力解决拖欠工资问题

随着岁末年终的到来,欠薪问题成为了一个比较突出的社会问题。党中央、国务院在关注这一问题的基础上,各地区推出了冬季专项行动,以根治欠薪问题为目标。在北京、浙江、广东、四川等地的采访中,记者发现,为了让农民工能够安心工作和生活,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采取了全面排查、分类施策等措施,用心、用情、用力推动这一问题得到根治。

源头问题解决欠薪“顽疾”

如何解决欠薪问题,让农民工薪资得到保障?近年来,全国各地聚焦源头治理、系统治理、综合治理和数据治理,利用制度优势化解欠薪隐患。

例如,在成都高新区,钢筋工王盛云在一项目施工中工作,他现在每月的工资都准时到账。王盛云说:“政府部门监管工资发放,因此不用担心拖欠问题。我很放心,工作得也很安心。”

2021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七个部门联合制定了《工程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保证金规定》,推动建立全国统一规范的工资保证金制度。在此基础上,成都高新区开始探索建立智慧根治欠薪监管系统,该系统可对薪资延迟等异常情况进行提示和提醒,从而发挥预警功能。

这样的预警平台是大数据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缩影。记者了解到,《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实施三年来,全国多地已开始执行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推行快速化解欠薪措施,并建立*后保障体系。

一分部署、九分落实。在浙江义乌,外贸企业众多、初创企业繁多,针对某些中小微企业货款周期较长、影响工资发放问题,义乌因地制宜,推出"工资保障险"制度,为解决欠薪问题提供新思路。

义乌市一欠薪公司代表与员工、保险公司代表签订"保险先给付员工工资,再向欠薪公司追偿"的理赔三方协议。(义乌市人社局供图)

义乌市人社局党委书记、局长王国成表示,政府为劳动者购买"工资保障险",实现欠薪问题"先理赔、再追偿",及时保障了劳动者"劳有所得"的合法权益。自2023年8月底该政策实施以来,义乌已经赔付了超过220万元的工资给207名劳动者。

重点领域积极开设维权渠道

当前,全国正在进行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各地正在紧盯工程建设、加工制造、新就业形态等重点行业企业,排查欠薪风险隐患,狠抓线索核实,限时办结案件。

临近年底,在北京新国展二期建设工地上,北京市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协调小组进行现场接访。记者看到,几位农民工当场提出诉求,相关负责人记录了诉求,并表示会尽快核查处理。

图为北京市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协调小组在新国展二期建设工地进行现场接访。(北京市人社局供图)

北京市劳动保障监察总队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北京市在工程项目集中的区域设立“根治欠薪联动处置指挥部”,选派骨干监察员现场办公,对欠薪隐患进行前置处置。

今年以来,在北京市,已有7805个施工企业被纳入农民工工资支付“风险+信用”综合评估,用数据为施工企业分级。将信用低、风险高的项目列入欠薪隐患台账,开展联合检查,督促问题整改。

走进浙江金华在建工地和工业园区,总能看到贴有金华“安薪码”的二维码,下面写着这句话:“欠薪扫一扫,码上微服务”。

金华市劳动保障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介绍,以前农民工反映欠薪需来现场提供资料,现在扫码就可填写项目名称、姓名、电话、欠薪数额等基本信息。除此之外,当地劳动者还可以通过“浙里办”App劳动仲裁功能,足不出户解决劳动纠纷。

义乌市一在建工地围挡上粘贴的“义安薪”劳资纠纷维权码。(义乌市人社局供图)

加强治理欠薪问题

记者走访多地并进行调查,了解到为了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当地已经在严厉打击恶意欠薪等违法行为的采取行政和协商手段来提高治理欠薪效果。

北京福茂律师事务所的时福茂主任介绍说,近年来,我国对于农民工工资欠薪问题的治理力度逐渐加强,但是目前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实名制管理不规范、劳动合同和口头约定的不统一、工程结算纠纷以及工程款拨付的延迟等。

*近,在四川省眉山市,有9名农民工投诉一家工程项目建设公司拖欠工资超过8.2万元。眉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收到投诉后,当天立案调查。经过调查,发现该公司在收到限期改正指令书后仍未支付工资,人社局将该公司列入拖欠农民工工资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并协调总承包单位来清偿工资。

长时间的劳资纠纷是劳动者维权面临的主要难题。*近,广州的林武中和他的16名工友前往仲裁院要求追回拖欠的5万元工资,经过两次调解就解决了他们的诉求。这是广州市白云区“裁审联调”工作机制启动后带来的效果。

广州市白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院长李拥华表示,裁审联调*大的特点就是一揽子解决欠薪问题,它方便、高效,让仲裁员和法官多跑腿,而劳动者少跑腿。

这是广州市白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院长李拥华(后排右二)在调解欠薪争议现场的照片。(图片来源:广州市白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

多地人社部门表示,他们将会监督企业执行过程结算制度,解决遇到资金困难的情况,必要时启动监管资金、农民工工资保证金或者农民工工资应急周转金,切实保障农民工的基本生活,兜牢民生底线。(记者改编自陈旭、李平、毛鑫、陈健的报道)